值得信赖的区块链资讯!

那些离开大厂去往 Web3 的 BUIDL

链捕手

从传统互联网公司转型到Web3,会经历什么?

作者 | 念青,链捕手

编辑 | Demian,链捕手

随着布道者、探索者与实验产品越来越多,Web3正从一个模糊的概念变得具体。

一方面,Web3的基础设施与市场教育等愈发完善,加之颇具吸引力的财富效应,StepN、无聊猿等Web3产品一时吸引了大量用户兴趣与注意力;另一方面,近百亿美元风投资金涌入Web3领域,Facebook、谷歌等巨头公司也相继,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相继表态大力发展Web3产业。

很快,在「居然有人愿意花这么多钱买没什么价值的小图片」「又多了庞氏骗局的玩法」的质疑声中,资本和新创业者涌入NFT元宇宙GameFi热潮,「All in Web3」口号也随即喊了起来。

卷了多年的传统互联网人也开始蠢蠢欲动,在社交媒体即刻的「Web3研究所」话题下,也经常会看到自称驴厂(阿里巴巴)、鹅厂(腾讯)等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观望、学习和试探。他们纷纷表示,最近在研究Web3,并考虑进入这个领域,因为抓住Web3就是抓住「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

不过,随着近期Luna/UST崩盘、加密资产总市值跌至两年来新低,市场回归冷静,「All in Web 3」的口号声势渐弱。

人们自然地随着牛熊周期来来去去。但正如这几日,那些还坚守在圈子的人纷纷表态的那样,现在是真正的BUIDL(加密圈黑话,指长期建设者)开始做事的时候。

「至少不要错过」

李小蛙是 NFT 订阅付费平台 Slash创始人。他是在去年NFT热潮中了解到Web3的概念。但真正让他决定接触这个领域,源于一次和与客户的谈话。那天,作为网红的客户主动提起了愿意尝试NFT。此前李小蛙在阿里巴巴、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做了十多年产品,都是先于客户发现需求,而这一次却是被动了解到了客户需求。

这件小事刺激到了李小蛙,他开始研究NFT。在他看来,相比Crypto Native(指17、18年那一大批入行的人)来说,现在入场稍微有点晚了,但「至少不要错过」。

去年从亚马逊核心业务部门跳槽到Chia Network的Kronus也称,选择现在转型,与他对时机的判断有关。他认为,Web3的「奇点」最多还有三到五年就会到来。就像此前的人工智能,在很早期的时候人们便相信这是下一个未来,而真正爆发后外人就很难挤进去。Kronus想在「奇点」来临前下注Web3,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Kronus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接触区块链行业,也尝试过量化交易和「挖矿」。去年4月,圈子里掀起过一阵Chia挖矿热潮,起初,Kronus还抱着「怎么又来了一个骗子」的心态决定研究一下,但看过之后反而觉得这是个还不错的项目。钻研技术之余,Kronus是一个视频博主,他发布的关于Chia的视频被Chia团队里唯一的中国人看到了,这之后,Kronus收到了Chia的橄榄枝。

彼时,Kronus已在亚马逊工作了约6年,却越发感觉工作变得无聊——代码是十多年前就写好的,每天的工作就是修Bug。这种稳定,可能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但他想追逐更新的东西。

Kronus认为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和技术底层逻辑和十年前相比已初具规模,但又尚未成熟。他打算趁着这几年好好积累,静候奇点到来。

MetaNotey创始人郑小岳则认为,越来越多像他一样的人进入这个圈子是因为Web3的世界观成型了,而这种气质和Web2有了清晰的分割。

郑小岳有十多年的传统互联网的经验,先后在微软、网易等公司工作。在创办MetaNotey之前,郑小岳创办了信息聚合平台类产品在2020年底就做到了百万的日活。但作为一个内容工具型产品,在国内的生态环境下变现的商业模式很少。

团队也曾尝试流量广告变现。但在2021年,国内生态已大不相同,流量红利也在不断流失,这也在客观上促使郑小岳和团队寻求转型。加上长期对Web3的关注,郑小岳发现NFT等概念为产品与用户的关系提供了新的可能,且比广告变现要有趣的多。

于是,去年下半年,他开始带着团队「All in Web3」,打磨一款Web3的内容聚合产品。MetaNotey 是基于Web3的内容聚合型社区产品,有点像去中心化的微博,面向Web2传统用户,通过全自动账户托管等设计,降低用户进入Web3世界的门槛。

郑小岳也认为当下进入Web3完全来得及。在他看来,只要愿意进入Web3,永远都不晚,即便是圈内的人,每天也都在不断学习新东西。Facebook诞生在互联网经历了新一轮泡沫之后,有价值的产品往往会在市场回归理性后出现,而在这个时间段,正需要更多的「正规军」和建设者进来。

Web3没有技术门槛,只存在观念门槛

从传统互联网公司转型到Web3,会经历什么?

李小蛙是一个喜欢不断寻找新的挑战的人。他在大学时自学编程,毕业后在空中网做过页游、在网易做过应用商店、在阿里巴巴孵化过飞猪旅行。2013年,又加入正在高速增长的美团,孵化美团外卖和美团闪购,直到美团上市。美团上市之后,他再一次换赛道,瞄准了正在崛起的东南亚市场。

适应变化的能力,让李小蛙的转型迅速而果决。今年2月,他开始关注NFT,仅过了一个月,他便决定「All in Web3」,调整公司方向,将与Web3无关的业务全部下线,并完成基于NFT的订阅系统。4月11日,团队已经发布了Web3创作者工具Beta版。

对李小蛙来说,转型中遇到的阻碍多源于心态和观念。他身边有很多人觉得,NFT这就是割韭菜,GameFi就是庞氏等。包括很多互联网「大佬」,都只是用过去的思维给一个新事物下判断,「其实很多时候是个人的视野和格局限制了你,我不会带着偏见去思考问题,每个人都存在思考的天花板。」

而在Web3的世界,李小蛙有时也会被Web3 原住民的傲慢「夹击」,收到类似「你做的不够Crypto」等质疑。面对这类质疑,他反而觉得Web2经验不是什么坏事,能够在这个圈子特别亢奋的时候,把他往回拉一点,冷静下来思考项目的业务周期和更持续的规划。

与李小蛙一样,郑小岳的确也遇到很多对这个行业持负面评价的人。比如,他不认同很多人把StepN打上旁氏的标签,郑小岳在看到一些类似的分析文章后也会直接「开怼」。他觉得这类的产品一定会在Web3出现,Move-to-earn 经济系统打破了传统游戏封闭的模式,和现实产生了联通,因此必然会有更多的波动短期。而在游戏设计上要平衡短期获利用户和长期系统的,这也是更多Web3应用都面临的挑战,但这个问题肯定是可解的,StepN这类游戏只是开了先河。

除了观念上的阻碍,Web3企业与大厂不同的协作的风格,也是一些转型者需要适应的地方。Kronus的新同事个人能力很强,但因为没有在大厂「卖过血」,缺少那种高效的协作经验,所以团队协作效率偏低。此外,项目管理也不那么严格,项目进度稍显随意。

不过,相比在Web3的收获来说,协作上的彼此适应问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Kronus起初来Chia,令他印象最深的是面试方式。和大厂刷不太能用得到的算法题不同,他单在Chia的面试中就学到更多。在面试中,面试官告诉他,Chia使用的是一种很少人能掌握新的技术语言,这种「新的挑战」让他感到兴奋,再加上Chia和其他区块链To C (面向客户)产品不同,To B (面向企业)的项目经验也会更加宝贵。而如今Kronus已经在Chia工作近半年,相比大厂,现在的工作让他更能找到价值感和自我身份认同,不会再觉得是一颗可有可无的螺丝钉。

一些人选择跳出大厂去Web3创业,但也有人个人志向与公司方向契合,选择在任职的互联网公司内部孵化项目。刘志强是映客web3负责人,他在很早的时候就研究过比特币以太坊的白皮书,当时惊叹于区块链技术的革新。但2018年ICO潮出现了太多「割韭菜」的项目,行业声誉跌入谷底,刘志强也随之暂停了研究。直到去年,他帮朋友写了一份NFT合约,才开始继续关注Web3和区块链。

映客在做了充分的行业调研之后,今年确定了发展元宇宙的战略方向,并认为Web3和元宇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趋势。今年5月,映客正式上线了第一个Web3厂牌 Hoot Labs,并于6月12日上线了 INKPASS系NFT。INKPASS是映客元宇宙的核心权益通证,也相当于进入元宇宙的钥匙。很快,6月15日,映客决定更名为「映宇宙」(Inkeverse Group Limited),更好地反映映客目前的业务发展及其未来发展方向。

「眼下的Web3有点像早期的Web2」

比较早期就进入传统互联网这批人发现,现在的Web3所处的环境和社区氛围有点像早期的Web2。

李小蛙看到如今的Web3,会回想起多年前的「塞班论坛」,这让他非常怀念。「塞班论坛」是一个智能手机讨论社区,里面聚集了一批关心手机系统技术发展的极客。彼时,手机用户量很小,而且只有个位数的TPS速度,人们大多还在使用PC端的页面上网。但包括李小蛙在内的塞班论坛里的很多人,就已经相信手机上网一定是未来。这种氛围与期待,与眼下的Web3社群里的氛围很像。「年轻人开始进入Web3追逐技术、钻研、折腾,我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年轻人在催生新的互联网。」李小蛙说道。

NextDAO联合发起人0xSea.eth也在思考类似的问题: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 XXX」和今天的「Web3版本 XXX」,有哪些底层结构化差异?

作为一个资深的产品经理,0xSea.eth是从社交工具的迭代中敏锐地捕捉到了Web3产品的发展趋势。此前他曾在曾在互联网上市公司负责过多款产品,在社区、社交产品上积累了不少启动和运营经验。

去年5月,0xSea.eth在学习和购买NFT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上一代围绕Token的项目都以Telegram为阵地,而这一波围绕NFT的项目基本上都转移到了Discord里,而这也反映了共识支撑的NFT需要更为复杂和灵活的社群运营方式。

重新梳理传统互联网,他发现从PC到移动互联网,最大的要素是智能手机的普及。狭义的Web2在2005年就诞生了,但抖音、快手、B站等同样基于「用户生产内容」的应用则在2017年才带来了十亿级新增设备联网。现在,没人在提Web2这个旧概念,但它的确还在发扬光大。从 Web2 到 Web3 的核心要素不是用户数量的增多,而是围绕「资产交易」的升级。

0xSea.eth总结:「回顾Web2.0的历程可以发现,要普及‘用户生产内容’的表达意识和能力,这个过程非常曲折。但随着智能硬件设备的普及,这一天终会到来。Web3的底层逻辑‘用户拥有资产’也是一样。」

刘志强也意识到,Web3的社区氛围是更加友好和包容的,相比web2的高合作成本,处于早期的Web3竞争并不激烈。此外,和Web2相比,普通用户在更早期的阶段就获得了权益,能够决定项目发展和走势,借此参与Web3的建设。

现实遇冷,Web3还剩多少信仰?

「All in Web3」声势随市场周期冷静下来之后,我们再谈谈信仰,以及互联网行业是否真的在经历从大厂到Web3的「大迁徙」。

猎头然然的确感觉到了Web3的趋势正在到来,特别是业务成熟的公司,今年2月已经在大量招兵买马。但对于多数互联网大厂人来说,普遍还是对Web3持观望态度,出于对合规的担忧,也碍于自身对Web3的认知局限。相对而言,有留学背景的大厂员工,对Web3公司接纳程度更高。此外,头部Web3公司对招聘的要求也比较高,并非对「大厂员工」畅通无阻,真正符合条件的也只有一小撮人。但最近几天,加密市场的遇冷导致不少区块链公司关了HC( 招聘名额)。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大厂员工寻求转型和新机会的趋势在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存在,很难说清「All in Web3」是否完全出于Web3的吸引力。

锐仕方达的猎头顾问叶先生表示,近期从大厂离职或准备的跳槽的人,对新机会的期待并不局限于Web3公司,只是很少有人愿意再回互联网公司。此外,由于经济不景气与新冠疫情,很多求职者对稳定性越来越看重,一些人担心Web3公司不够稳定。何况,整体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Web3公司也无法开出更高的薪酬。单靠概念来吸引人,确实还是太单薄了。

不过,对于本文接触的那些已经离开大厂,正式杀入Web3的人来说,的确都在扛着 Web3的旗帜,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行走。

如果没有对于Web3的信仰,李小蛙不会破釜沉舟地在今年砍掉与Web3无关的业务线。他决定创业后的一天早晨,他在朋友圈说:「a16z说这个行业还处在互联网的1993年,算了算时间觉得自己还折腾得起。」,「接着奏乐接着舞」。

而郑小岳也觉得,过去一年,他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带领团队拥抱Web3。「Web3体系的美妙之处在于数据、所有权经济价值等都是分布式的,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参与和启动,对这个行业理解的越深,越觉得热爱,越相信这是一个可以有大机会的地方。」

Web3和区块链在NFT、元宇宙、GameFi的热潮之后还能依靠什么破圈,来吸引下一波十亿用户?很少有人可以做出判断。多少项目会在时代浪潮中折戟沉沙,也没人能够说得清。

但事情总需要人来做,也需有坐冷板凳的心理准备。或许,很多人还不能认可Web3,但最起码我们要承认,很多Web3建设者已经走在路上。

说明:比推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原文链接: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2792472

比推快讯

更多 >>

下载比推 APP

24 小时追踪区块链行业资讯、热点头条、事实报道、深度洞察。

邮件订阅

金融科技决策者们都在看的区块链简报与深度分析,「比推」帮你划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