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信赖的区块链资讯!

从元宇宙到“络元宇宙”

01区块链

来源 |香港科技大学 作者 | 阚林戈&施天艺 排版 | 王纪珑琰

本文是基于阚教授与施博士于香港白沙湾的聊天整理而成的笔录,聊天从香港的城市生态和居民的生活经历,谈到了元宇宙,继而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络元宇宙”。

如果说元宇宙的起点是透过当下去梦想现在和未来,络元宇宙则是虚拟化、背景化过去的生活、场景、创业过程和初始的理想。而络元宇宙的实现,将极有可能给阿尔兹海默症的治疗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01

香港是一个垂直城市,高楼大厦林立。香港人多工作生活于海边,郊游于山水间,紧凑的城市让倒影更加集中:山有倒影,树有倒影,船有倒影,楼有倒影,村有倒影,市亦有倒影。倒影随着水波而动,倒影随着太阳的位置而变,船的形象和影子更是随着水波变化无穷。

香港人潜在地受到一物两面的总体影响,又受到一物千面的局部影响。生活节奏快,对很多问题都有多方面的认识。打工挣钱是小,不闷在家里是大;住房窄小为轻,子女学区为重;挣游客钱不少,保持本港文化更多。

从大的方面,香港是一个不断自我超越、积极向前的城市。她向往追求未来的美好,引领未来的潮流。但在她追求未来的时候,香港人好像也缺失了重要的一面,因为绝大多数香港人是大陆移民,具体到每一个人的出生地,当时的生活环境,童年少年的生活景观,外出闯荡奔波的痕迹,多多少少丢失了不少。这好像能用元宇宙的概念和技术去弥补,但与元宇宙总体向前和梦幻的倾向又不太适合。

所以,我们提出了“络元宇宙”的概念。

02

元宇宙现在很时髦。它集硬件和软件(如区块链、人工智能)科技之大成,增强现实和机器视觉,进出于虚拟和现实生活,体验虚拟世界,就好像是真实一般。但是在元宇宙一词出现以前,人们已经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去尝试对虚拟环境和幻身(Avatar)的追求。

自从斯蒂芬森在《雪崩》(Snow Crash)一书中第一次全面地描述了元宇宙(Metaverse),并生动地运用了幻身之后,类似元宇宙的城市和社区,时不时就在网上出现。这其中可能最有名的是“第二人生”(Second Life)。那些追求未来,向往最完美的自我或他人的幻身,在那里建房修路,开荒耕耘,创造梦境,梦寐娱乐。20多年前的第二人生可以说是今天元宇宙的前身。

网络2.0时代,元宇宙发展渐露端倪,直至网络3.0,元宇宙得到迅速发展。在这里人们自愿贡献网络数据,生成网络信息,创造网络娱乐,其中那些与虚拟有关的内容是今天元宇宙的三角洲。为此各种技术公司争先发明能生产有真实感觉的虚拟设备,如虚拟头盔和虚拟玩具。

今天的“元平台”(Meta Platforms)或以前的脸书(Facebook),更集元宇宙于一身。它既生产硬件,如虚拟头盔,又提供各种内容以及软件支持。在这个生态链下面的元宇宙,大步迈进,集聚人们的梦想、现实数据形象和数码妆容,把实际的朋友圈和日常生活延展到虚拟世界。

03

在这种实现和体验梦境的过程中,元宇宙缺少回顾已经实现的梦和实现梦的过程。

从时间场的角度来看,未来总在呈现,未来的点是不可连接的。相反,过去的点是可以连接的。“络”这个字就有联系过去,承上启下的含义。一个人能写自己的日记,因为昨天的事可以在今天眼前重现。但一个人不可能写前人的日记,因为前人所经历的事和景很难在今人的眼前重现。这就需要引入络元宇宙概念。

我们认为,络元宇宙是对质量态宇宙过去的追溯,把过去的点在元宇宙的虚拟化环境和事件中连接起来,让人们真实地感知和体验过去。人们体验过去的场景、事件是如此,人们修复脑神经记忆也是如此。

04

很多研究阿尔兹海默症的学者都知道,大脑粉状斑块(amyloid)会影响人们的记忆,但大量的粉斑块沉积并不代表就一定会产生阿尔兹海默症症状。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东方不亮西方亮”:在碰到粉斑阻止记忆的时候,大脑网络可以绕道走,重新链接记忆。

乔治·毕晓普(George H Bishop)是用脑电图(EEG)研究脑神经的鼻祖。在他去世之前,没有人注意到他有任何记忆问题。然而,脑体解剖发现大量分散的粉斑块沉积,这表明他的大脑极其具有抗逆性(resilience)。

也就是说人的大脑是一个极其密集的神经网络,神经元与神经元之间,通过“突触”连接在一起,从而把神经元上的电信号传递到下一个神经元。它能支持对未来的想象,但它更能提取并连接过去的记忆。过去的记忆,过去生活的地方,现在生活行走的地方都是连接点,也是很重要的大脑医疗干预的内容或食粮。

如果我们能把老人这些连接点虚拟化、情境化(contextualize), 正确地训练大脑,勾起他们的体验和记忆,这对那些轻微认知障碍和轻度阿尔兹海默症的患者是一种很好的干预。

络元宇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05

我们都容易失忆,但我们可以创建一个记忆通道或相册来保留记忆。络元宇宙平台的记忆通道或相册是以一两代或更长时间为尺度。

为了帮助老人修复记忆,年轻人可以做很多工作。以香港为例,其2021的预期寿命为85岁。在这个年龄段,大约50%的人患有痴呆症。香港为痴呆症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提供的支持服务很多,但行为干预服务几乎没有。研究发现,行为干预可以减少30%的阿尔茨海默症。年轻人可以用络元宇宙平台给他们所爱的长辈重现回忆,为老年人的大脑带来连接记忆的虚拟环,起到行为干预作用。

香港大多数的老人都是从各地移居进来的,故乡的风土人情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的长期记忆联系在一起。对于年轻一代来说,来自祖父母的生动记忆,只是线条点。而他们可以通过从祖父母那里获得许多生动的记忆,用络元宇宙平台连接这些点。

如果能吸引老年人多花一些时间在这平台上,还可以平衡严重倾斜于年轻人的虚拟现实游戏市场。如果年轻人能帮助虚拟化老人关于童年和现在生活的地方景观,这不仅对老人有很大的好处,对年轻人继承父辈和祖辈优良传统,隔代互助交流也有很大好处。由此可见,承上启下的络元宇宙应有很大的市场。

我们在教育下一代或第三代的时候,年轻人们很难想象或理解前辈所走的路。在以前革命的路上,有工运、有长征、有抗战、有南泥湾、有解放战争,革命前辈甘愿忍受并过着艰苦的生活,牺牲自己的生命,为理想而活,为理想而战。在元宇宙的框架下这些都能虚拟化,所要移动的只是时间坐标,从今天去看过去,用现实去联系过去的非感知场景、生活和事件。

这是一种用网络连接的虚拟过去,可以通过建设络元宇宙来实现。

06

如果说元宇宙的起点是透过当下去梦想现在和未来,络元宇宙则是虚拟化、背景化过去的生活、场景、创业过程和初始的理想。它要求的不是第二人生,而是零人生。这对继承革命传统,继承马列主义思想,把不同的人在不同成长的地方,在不同的时间段,用络元宇宙连接起来。

举例来说,在学生们游山越岭的时候,可以和长征联系起来,体验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个人或小组爬山,都可以在络元宇宙中互助前进。

元宇宙进出于现实和未来,它需要自己的虚幻社区和虚拟城市,对重力场和物理没要求。络元宇宙网络式情境化过去,既步入和感知过去,又同时联系现实与未来。所以,络元宇宙比元宇宙对环境配置的要求更高。比如说,两个人在元宇宙中打乒乓球的配置很简单,且基本仿真。但配置爬岷山、走松潘(草地)、吃野菜的感觉则要困难得多。

元宇宙和络元宇宙都是自下而上兴建和结组。一个是共同体验现在或将来,一个是共同体验过去。在元宇宙中对未来点的连接和体验是思幻的,络元宇宙的点是连接思幻加已发生的。它强调的是体验和唤起过去场景,它既可以向后连接,也可以向前激励。

07

贝拉米的科幻小说《回顾》发表于1888年。他在书中描述乌托邦时第一次引入信用卡。60多年以后,信用卡开始在美国和世界普及。斯蒂芬森在《雪崩》一书中第一次提到元宇宙,仅隔20年这一词就开始流行了。我们估计络元宇宙不出10年就会实现自己的生态社区。香港的年轻人可以起带头作用,香港的年轻人在这里是一支有生力量。

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广州)两个学校将共同携手元宇宙开发。在强有力的信息和实验室的支持下,香港科技大学(广州)社会枢纽是一个集数字与社会为一体的教学研究平台,可以极大地推动以联接社会点体验的络元宇宙发展。

【作者简介:阚林戈教授,香港科技大学(广州)社会枢纽城市治理与设计学域署理主任;施天艺博士,香港科技大学公共政策学部兼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学数字金融实验室副主任(政府及合规事务)】


说明:比推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原文链接: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2977249

比推快讯

更多 >>

下载比推 APP

24 小时追踪区块链行业资讯、热点头条、事实报道、深度洞察。

邮件订阅

金融科技决策者们都在看的区块链简报与深度分析,「比推」帮你划重点。